夜郎国志7夜郎王室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08月19日

  《华阳国志》:“有竹王者,兴於遯水。先是有一女子浣於水滨。有三节大竹流入女子足闲,推之不愿去,闻有儿声。取持归,破之,得一男儿。养之。长有才武,遂雄夷濮,氏以竹为姓”。晋人不知汉事,故以汉晋夜郎县为夜郎国,对后世影响极深。

  遯水,即遁水,也即存水,就是今天北盘江。北盘江是遁水圣母的家乡。历代竹王的母系都是来自彝部。末代竹王“兴”的母亲就是来自彝人谈指部,“兴”的岳父名叫“翁指”,是谈指彝部的首领。

  今天安顺、六盘水、黔西南地域,自古为滇黔之咽喉、地舆之冲要,是夜郎文化的焦点笼盖区域。夜郎时代末期的谈指彝部该当是彝部夜郎的中枢,是多同夜郎国之南角与彝部交融地带,是鳖部夜郎与彝部夜郎连系最慎密的纽带区域,是巴、彝两大民系连合奋斗的汗青大舞台。公元前27岁暮代竹王“兴”被斩首之后,这一带是末代夜郎王子邪务依托谈指彝部作最初抗争的主要基地。后来翁指也被斩,邪务下落不明,夜郎国消亡。西汉末期将大夜郎县分离后的小夜郎县设置于此,即两汉大部门期间的夜郎县设置于此,东晋牂牁郡一分为三之后的夜郎郡县均设置于此,是晚期贵州南部的政治文化核心之一。

  竹王与遁水圣母的二元崇奉,反映鳖部与彝部之间的姻盟在整个大夜郎系统中的焦点地位。

  7.2.夜郎王多同

  夜郎王,竹王,多同,是同义词。

  苴同,竹筒。多同,大竹筒,大王,竹王。夜郎王,应龙王,鳖人的王,鳖国国王。鳖国且同部与且兰部并非平行关系,且同部就是鳖国本部,且兰部源出于且同部,且兰部部属于且同部。中世播州杨氏土司与黄平州土司就是这种关系,地舆空间也差不多,汗青确实惊人地类似。多同就是夜郎王,是历代夜郎国王的通称,也专指汉武帝时与唐蒙会盟的夜郎王。

  公元前135年,汉朝遣使唐蒙来到夜郎国谈夜郎入朝、设置郡县、封王授爵、合击南越等事,两边告竣了盟约。同年设置犍为郡,以夜郎苴同部设置夜郎县、以夜郎且兰部设置南夷县,夜郎县鳖邑为郡治和县治(初期并未设置鳖县),夜郎县娄山关驻督尉。汉朝授唐蒙夜郎都尉,并建筑夜郎道和南夷道。同蒙会盟,标记着夜郎国的庙门曾经打开,夜郎地域进入郡县制与处所君主制双轨并行的时代。

  公元前111年,夜郎出兵合击南越,十万夜郎精兵浮江而下,与东路汉军会于番禺。夜郎苴兰部没有出兵,实则防备汉朝,汉朝八校尉趁夜郎军力分离,进驻夜郎,斩头兰,以南夷县地设置牂牁郡。“南越破后,及汉诛且兰、邛君,并杀筰侯,焻駹皆振恐,请臣置吏。乃以邛都为越嶲郡,筰都为沉儣郡,焻駹为汶山郡,广汉西白马为武都郡”。

  公元前27年,牂柯太守陈立斩末代夜郎王兴于且同亭,夜郎国灭。

  同蒙之盟中有“使其子为令”,多同已届中年或老年。兴被斩之时,其子邪务曾经成人,兴起码也届中年。可见从公元前135年同蒙会盟大公元前27年兴被斩这两头108年时间,起码还有二到三代竹王。与唐蒙会盟的多同,不是兴的父亲,而是他的曾祖或高祖。夜郎地域君主制与郡县制双轨运转时代起码履历了四到五代竹王甚至更多。

  既然多同点头即可开犍为郡,若是多同尚在,斩头兰还不至于令群夷慑伏。虽然郡县乃大势所趋,而汉朝也不至于与多同间接冲突,古代的盟誓在当事人之间的效力会更强一些。所以多同必死于公元前111年之前。

  红土之上,万山深处,定有其人之大型陵园。

  一个传承千年、拥兵十万的独立王国,一个名耀千秋、威震四方的高原君主,为何可以或许不战而请入郡县?

  《史记》: “从巴属符关入,遂见夜郎侯多同。蒙厚赐,喻以威德,约为置吏,使其子为令。夜郎旁小邑皆贪汉缯帛,认为汉道险,终不克不及有也,乃且听蒙约。还报,乃认为犍为郡”。“夜郎侯始倚南越,南越已灭,会还诛反者,夜郎遂入朝。上认为夜郎王”。

  可见太史公亦有不公之时。岂非把汗青看成儿戏。话又反过来讲,既为汉武之臣,剪裁汉武之事,亦属必然。

  拥兵十万之时,为何不战而降?斩头兰之时,为何无人反?而108年之后的公元前27年,比及汉朝曾经将夜郎、南夷二县修成犍为12县、牂牁17县共29县,斩末代夜郎王“兴”的时候,仍然有22邑反汉。22邑相当于今天200县。仅牂牁17县曾经北起娄山关,南至进桑关以南。

  《华阳国志.南中志》:“(夷人)论议好譬喻物,谓之《夷经》。今南人言论,虽学者,亦半引《夷经》。与夷为姓曰「遑耶。」诸姓为「自有耶」。世乱、犯罪,辄依之藏匿。或曰:无为官所法,夷或为执仇。与夷至厚者,谓之「百世遑耶」,恩若骨肉。故南人轻为祸变,恃此也。其俗徵巫鬼,好诅盟,投石结草,官常以盟诅要之”。夜郎民族其实也喜好谈经论道,对于盟誓的苦守有一种宗教情感,这是华夏学士冷笑的材料。

  唐朝贞观十六年,在旧日老鳖国和夜郎国的都城鳖邑设置最早的遵义县,属播州。明代播州分为遵义、平越二府,遵义府历明、清、民国、至今。从贞观年间的遵义县起头,遵义这个名字也用了大约1400年。原老鳖国、夜郎国的都城鳖邑、秦代夜郎县治、汉武帝年间的夜郎县治、唐代夜郎县治,都在今天遵义地域的地盘之上。以遵义为名,不大白唐朝的学者心中是怎样想的,莫非真的是“无偏无陂,遵王之义”么?

  在我们的文献傍边夜郎王多同的背影确实早已极其恍惚,而赤县已远,应龙难追,鳖国已灭,夜郎亦亡,几多欢歌与难过,几多斯文与伐谋,俱随烽火烽烟而逝,惟遵义二字却深深地刻入大地。

  苴兰,竹篮。头兰,大竹篮,大王。头兰是历代且兰国王的通称,也专指公元前111年被汉朝八校尉斩掉的头兰。

  《史记》:“及至南越反,上使驰义侯因犍为发南夷兵。且兰君恐远行,旁国虏其老弱,乃与其觽反,杀使者及犍为太守。汉乃发巴蜀罪人尝击南越者八校尉击破之。会越已破,汉八校尉不下,即引兵还,行诛头兰。头兰,常隔滇道者也。已平头兰,遂平南夷为牂柯郡。”

  多同出兵,而头兰未出兵,夜郎不安心汉朝,所以没有尽发夜郎兵。夜郎兵下南越,汉八校尉进夜郎,汉军有备而来。头兰被斩,标记着夜郎完全进入式微期,随后大夜郎县和大南夷县别离被修成两郡各有十余县。彝部成为大夜郎国晚期的主力和依托。

  今黔东南州、黔南州北部交壤地带为老鳖国苴兰部的焦点区域,是且兰夜郎国的核心,且兰都城和汉武帝期间的大南夷县治所应在附近。南夷县是牂牁郡的前身。这一带也是晚期贵州高原南部的政治文化核心之一。

  7.4.末代夜郎王苴兴

  《水经注.温水》云:“豚水东迳牂牁郡且兰县,谓之牂牁水。水广数里。县临江上,故且兰侯国也。一名头兰,牂牁郡治也”。

  近人多认为牂牁郡且兰县在苗岭东线,郦道元认为故且兰国在牂牁水,都不精确。且兰国以老鳖国南境苗岭东线为基地向东、向南拓展,所以且兰故国应在今黄平、福泉、贵定一带。初期的牂牁郡,其社会根本该当在更南。汉朝斩掉头兰之后所设置牂牁郡及且兰县治所,在且兰国南境红水河之滨,今广西河池地域,属于保守越部范畴。牂牁郡是汉朝在夜郎地域的第二个行政中枢建制,广西北部地域是郡县制之后大夜郎地域的政治文化核心之一。

  父母官居心教唆夜郎鳖部、彝部,与越部之间的矛盾,搀扶越部,以弱制强,所以鳖部、彝部不服。

  孝昭始元元年,益州廉头、姑缯民反,杀长吏。牂柯、谈指、同并等二十四邑,凡三万余人皆反。遣水衡都尉发蜀郡、犍为奔命万余人击牂柯,大破之。后三岁,姑缯、叶榆复反,遣水衡都尉吕辟胡将郡兵击之。辟胡不进,戎狄遂杀益州太守,乘胜与辟胡战,士战及灭顶者四千余人。来岁,复遣军正王平与大鸿胪田广明等并进,大破益州,斩首捕虏五万余级,获畜产十余万。上曰:“句町侯亡波率其邑君长人民击反者,斩首捕虏有功,其立亡波为句町王。大鸿胪广明赐爵关内侯,食邑三百户。”后间岁,武都氐人反,遣执金吾马適建、龙额侯韩增与大鸿胪广明将兵击之。至城帝河平中,夜郎王兴与钅句町王禹、漏卧侯俞更举兵相攻。牂柯太守请出兵诛兴等,议者认为道远不成击,乃遣太中医生蜀郡张匡持节息争。兴等不从命,刻木象汉吏,立道旁射之。

  杜钦说上将军王凤曰:宜因其罪恶未成,未疑汉家加诛,阴敕旁郡守尉练士马,大司农豫调谷积要害处,选任职太守往,以秋凉时入,诛其贵爵尤不轨者。

  罪恶未成,不思疑汉家加诛。秋凉时入诛其贵爵尤不轨者,待严冬高原雪凝,草民难以集群。杜钦真谋士也。

  上将军

  

  公元前27年深秋,新任牂柯太守陈立一刀下去,夜郎国灭。

  苴兴是末代夜郎王。兴之被斩,标记着大夜郎国完全消亡,也标记着同蒙会盟之后夜郎王族试图维系的双轨制完全竣事。对于通俗夜郎公众而言,封建郡县制代替君主奴隶制无疑是一大汗青前进。可惜郡县制在这片地盘之上的根底并不安稳,后来随东汉而解体。

  7.5.夜郎王子邪务

  邪务,即苴务,末代夜郎王苴兴的长子。苴兴在且同亭被斩首之后,邪务与其外公谈指二人正式走上与汉朝匹敌的道路。

  《汉书》:“(夜郎王)兴妻父

  

  22邑,相当于今天200县。其时牂牁郡北起大娄山以北,南至进桑关以南,也仅17县。而牂牁郡勾町、漏卧等越部明显不属于这22邑。这22邑涉及犍为、牂牁、武陵三郡的鳖部和彝部。

  公元前26年炎天,翁指被斩首。此后文献傍边再也没相关于邪务的记录。

  而此后数百年,这一带獦獠、土着土偶的抵挡并没有中止。鳖族变成了邪族,苴务也成了邪务。隋代在老鳖国腹地北境置务川县。唐初置务川郡,领务川、涪川、扶阳三县,旋即改为务州。今遵义地域仍有务川仡佬族苗族自治县与道真仡佬族苗族自治县,为中国仡佬族生齿数量最多、分布最集中的区域。唐初在老鳖国腹地东境置有瑘川县,即邪川县,属今遵义地域风冈县、湄潭县、余庆县交壤地带。今风冈县仍有邪川镇,即唐朝邪川县城。唐初在老鳖国腹地西境曾设邪施县,属今遵义县、金沙县、仁怀县交代地带,县城在今遵义县鸭溪镇。而唐初在老鳖国都城鳖邑附近设置了最早的遵义县,今天仍属遵义县。

  不狼山,就是大娄山。大娄山如慈父,混沌而沧桑。邪川县、邪施县、务川县、务川郡,不就是文献中下落不明的夜郎王子邪务的化身么。他仍在大娄山之麓,他仍在乃父的膝下。

  跟着现代文明的到来,獦獠则以仡佬族称之,土着土偶则以土家族称之。

  《华阳国志》:“因斩竹王,置牂柯郡,以吴霸为太守。及置越嶲、朱提、益州郡。後夷濮阻城,咸怨诉竹王非血气所生,求立後嗣,霸表封其三子列侯。死,配食父祠。今竹王三郎神是也”。

  而《承平寰宇记》:“其夜郎侯降,封王,不言杀之,至成帝时犹谓之夜郎王。焉得云竹王被杀,后封其子为侯,与班文全乖,自疑《华阳国志》为荒诞也”。

  《华阳国志》记斩竹王置牂柯郡,实谬也。汗青现实是,前111年,斩头兰,置牂柯郡。前27年,斩竹王,灭夜郎。所以汉朝封竹王三郎神,是在灭夜郎国之后,不是在置牂柯郡之后。

  公元前27年深秋,新任牂柯太守陈立一刀下去,末代夜郎王苴兴回声而倒,但牂柯郡并没有从此承平。于是汉朝父母官一方面将继续抵挡的夜郎王子邪务完全臭名化,一方面从头塑立了一个新的神----竹王三郎。

  三郎祠遍及黔、桂、鄂、川、滇、湘各省。

  海底宝藏等你探索!

(编辑:admin)
http://phuketpostjob.com/ylf/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