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孙膑与庞涓台词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08月02日

  更多

  京剧孙膑与庞涓台词

   我来答

  晓得合股人

  百度晓得资本共享

  京剧孙膑与庞涓台词

  偷梁换柱那场最主要,剩下的大师极力而为吧,感谢大师我是要台词哦,此外就算了...

  偷梁换柱那场最主要,剩下的大师极力而为吧,感谢大师

  我是要台词哦,此外就算了展开我来答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环节词,搜刮相关材料。也可间接点“搜刮材料”搜刮整个问题。

  展开全数台北新剧团的《孙膑与庞涓》共分为九场:1、分道扬镳:2、久别重逢:3、初露锋芒:4、意绝情断:5、冷箭难防:6、假痴不癫:7、金蝉脱壳:8、各显奇能:9、出奇致胜:

  你要的“偷梁换柱”似乎我不敢必定是那一场,但该当是五到七这三场中的,下面是这三场的脚本。

  第五场:冷箭难防

  【魏文侯与庞在宫院凉亭中下棋,旁有二、三臣旁观。】

  臣 甲:好棋!圣上深谋远虑,真乃棋高一着啊!

  臣 乙:我看复杂将军此局是求功过切,一蹴而就了!

  众 :哈哈哈哈….

  魏文侯:庞卿,看来朕要反败为胜啰?

  庞 涓:圣上明察秋毫,微臣前功尽弃!

  臣 甲:圣上天纵贤明,谁敢不俯首就降呢?

  众 :哈哈哈哈!圣上贤明,所往无敌。

  魏文侯:(唱)世事棋局两惊险,胜败真假转念间。

  众 :圣上出奇致胜,真乃高瞻远瞩也!

  魏文侯:(唱)巧语生花适君愿,自古君侧少实言。

  众 :圣上说那里话来?臣等所讲俱是诚心诚意呀!

  魏文侯:众卿哪!

  (唱)众卿何用羞红面? 为君心明非等闲。

  朝班上下千呼喊, 自有明主识臣贤。

  【众臣感受被魏文侯寻了高兴,正在尴尬——寺人上。】

  太 监:启圣上,庞府军师有要事要禀见庞将军。

  魏文侯:宣他进见。

  太 监:遵旨。金军师进见!

  金 蓬:(上)臣启圣上,只因边关差人与上将军送来急件,故而冒闯宫门。

  魏文侯:何事如斯孔殷?

  金 蓬:这….现有急文在此,圣上、上将军请看。

  【魏文侯示意庞取文一观。庞接文看。】

  庞 涓:密函一封。(继续打开密函,念)

  田忌兄拜上:身虽投魏,心在齐营。稍安勿燥 待日功成—孙。

  【众惊讶。】

  魏文侯:啊?孙膑如斯斗胆,捉来鞠问!

  庞 涓:圣上休要起火,此事还需细心盘查。我想孙膑虽根生齐国,既已投效我邦,不至如斯奸滑。恐其有人企图暗害,也未可知。

  金 蓬:启圣上,现备有孙膑亲笔信函,恭请圣上检验笔迹。

  魏文侯:(对比二书上之笔迹)一般无误!那奸细此刻何处?

  金 蓬:押来京城途中。

  魏文侯:好。先将孙膑唤来,待等奸细押至,一问便知大白!

  金 蓬:遵旨。

  臣 甲:圣上,倘若孙膑暗通齐国与我作对,实乃我魏之倒霉也。

  臣 乙:孙膑若真叛国通敌,此罪当诛!

  魏文侯:(示意庞勿再多说)待等孙膑到来,看他若何对答。

  众 :圣上明察。

  孙 膑:(上,唱)奉王御旨进宫苑,君令臣遵理当先。

  连日里万千思路心潮卷,进退去留两下难。

  伴君边,非我愿,只愿助兄鸿猷展。

  待兄威名八方显,我好解甲归山田。

  (白)孙膑拜见圣上。

  魏文侯:孙卿少礼。不知卿家近日公余可曾至各方浏览,以散身心?

  孙 膑:臣也曾巡视军情,去至边关渡口,见我将士军容浩荡,乃圣上鸿福也。

  魏文侯:朕欲出兵攻打齐国,不知孙卿可愿随军效力?

  孙 膑:臣启圣上,依臣之见,此时攻齐晦气。

  魏文侯:倒是为何?

  孙 膑:那齐国居在东,沿海资本丰;我魏地偏西,民富近河域,主俱有道军力齐,今若跋涉以攻,是他以逸待劳,必难胜取。我等反自空阵脚,予邻邦以可乘之机,如斯胜负可知矣。

  魏文侯:依你之见?

  孙 膑:暂且安邦定国,静待无力之机。

  臣甲:齐国天府之地,兵精粮足,何日积弱?且近来时常挑唆赵、燕二国同侵我邦,分明与我为敌。现下不攻,莫非要束手待毙?

  魏文侯:庞将军之意?

  庞 涓:俟其坐大,取之不易——

  孙 膑:王者以德服全国,方能久立不衰——

  臣 乙:孙大人,你可真行呀!魏是领饷之主,齐乃生身之父。少不得两边讨个好,都别获咎啰!

  孙 膑:即己效力于魏,焉有二心之理?

  臣 甲:啊,孙大人,闻听齐国上将田忌与孙大人订交甚笃,可有此事呀?

  孙 膑:不外是礼义之交。

  金总管:孙大人既然将礼义都交给了敌邦,又拿何意投效我魏国呢?

  孙 膑:何出此言?

  魏文侯:现有密函一封,你且看来——

  【孙接信看——】

  孙 膑:田忌兄拜上:身虽投魏,心在齐营。稍安勿燥 待日功成—孙 啊!

  臣 甲:孙大人,这是何意呀?

  孙 膑:这———

  金总管:这就是孙大人的礼义之交吧?

  庞 涓:(上前甚是关怀)师弟,这——

  孙 膑:师兄,看来小弟已遭奸人毒计!师兄不必多言。

  【寺人上。】

  太 监:启圣上,奸细押到!

  魏文侯:押上来!

  【兵士押一民家服装的人上。】

  魏文侯:你是何人?

  民 :小人田兴

  魏文侯:奉何人之命?

  民 :奉齐国田忌将军之命前来与孙大人送信。

  魏文侯:手札可曾送到?

  民 :已交孙大人之手。

  魏文侯:信中讲些什么?

  民 :小人不知。

  魏文侯:可有复书与你?

  民 :已在边关被尔军搜去!

  魏文侯:此事当真?

  民 :句句实言。

  魏文侯:有何为证?

  民 :孙大人赏银在此。(取出孙府绢布所包银钱一锭。)

  魏文侯:如有半点虚假?

  民 :甘愿人头落地!

  魏文侯:(怒斥)孙膑!斗胆!

  【群臣瞪眼。众兵士剑拔驽张齐逼上孙膑。】

  孙 膑:(静止顷刻,嘲笑)哈哈哈....

  魏文侯:你为何发笑?

  孙 膑:我笑我孙膑苦读诗书战策十数余载,竟不敌这世人之奸滑昧心。

  魏文侯:此话怎讲?

  孙 膑:圣上容禀。孙膑蒙圣上宠任,誓言报效魏国以助兄威,虽寸功未建,绝无半点背叛之心。今日不知何以,竟遭奸人毒手!这笔迹倒可乱真,这人证可算习练慎密。有道是明枪易躲,冷箭难防,孙膑今日只恐含冤难辩!致我一死,圣上,或可暂解这通敌之疑,日后那善恶、忠奸定有评估!还望圣上明察秋毫,识贤辨恶。今日伤我孙膑事小,只恐这奸凶在野,谋政害忠,贞言难谏,群臣寒心,万民失望,进言圣上,主正明断!

  金总管:孙先生真算铁口钢牙!有道是「无风不起浪」,莫非我朝有人无故谗谄于你不成?启圣上,养虎遗患,会变成大祸啊!

  臣 甲:打狼若不死,无仇恨三分!

  臣 乙:圣上,邦国为上,这奸嫌勿纵啊!

  众 :(除庞独自沈吟之外)圣上——

  【众视魏文侯。】

  魏文侯:(见情略加思索,挥手)斩!

  【兵士拥上架住孙。】

  孙 膑:(从容)孙膑无愧死无憾, 家学空负未承传。

  师兄多多保重,小弟去了——

  【兵士押孙欲下,庞急思反映,叫住孙。】

  庞 涓:师弟!(孙停住,二人相视走近。)师弟遭此不世之冤,愚兄不克不及互助,痛疚在心,实实愧对师弟一片赤诚,也负先师多年训教!

  (唱)好天轰隆大祸降,兄与贤弟叙衷肠。

  数载情义愧未报,无颜见师在阴乡。

  孙 膑:师兄啊!

  (唱)好师兄且莫将悲声来放 含冤弟时无多语拙情长

  伴君王如伴虎慎言禀上 朝内中难料这覆雨翻江。

  有几多秉正官把圣言顶嘴

  叹只叹 弟投兄来 寸功未立 反被那冷箭伤

  我的志为酬 怨难挡

  与兄无缘再相聚古树旁

  还有一事挂心房

  孙子兵书师教授—— 今日与弟俱沦亡。

  庞 涓:怎样 恩师教授与你孙子兵书?

  孙 膑:师兄下山之后,师尊继而布道我祖孙武所留孙子兵书一十三卷,嘱弟传薪。现在任务未竟身先殒,天意难违____

  庞 涓:贤弟___呀

  (唱)师传任务功未成 弟感肉痛兄伤情

  君王竟被奸人哄 贤良怎能立功成

  存亡情急心冲动 拼命谏君救弟生

  孙 膑:师兄不成为救小弟冲犯君颜

  庞 涓:贤弟蒙冤遇危难 愚兄怎能袖手傍观傍观

  孙 膑:不成冲犯

  庞 涓:休再多言 待兄进谏

  【孙被兵士押下,庞见孙下,顿露满意之情。】

  庞 涓:(唱)孙子兵书未谙领,怎可放他赴幽冥?

  仓猝上请特赦令,谁知我的妙策行。(晋见魏文侯)

  (白)臣启圣上,孙膑卖国通敌,法所不允,怎念他与臣自幼同师学艺,望圣上看在微臣汗马之劳,容臣力保孙膑不死。

  魏文侯:罕见庞卿如斯密意仗义,莫非就此而已不成?

  庞 涓:圣上若免孙膑一死,可碎其双膝,使他不克不及自立于世,永不离魏。

  魏文侯:就依上将军!将孙膑双膝刑碎,交与上将军发落——!(下。)

  庞 涓:遵旨!

  众兵士:啊!

  【乐起。舞台呈现两景。台口庞与金,金欲问为何不杀,庞胸有成竹,私语几句,浅笑表态。舞台内侧,兵士押孙欲刑。灯灭。】

  第六场:假痴不癫

  【幕启。庞涓府中孙膑住处之外室。左舞台靠地方处斜置一荼几,二椅。右舞台(上场门)附近,斜置一书案。案旁一盆炉火。纱幕后现出孙之剪影,在烛下振笔疾书,天色由暗而露曙光。丫头兰香端茶盘上。】

  兰 香:(唱)月移星退夜色尽,东方渐白晓色新。

  (白)孙先生,鸡早鸣了,您也该歇息歇息,用些早膳啦!

  孙 膑:(内白)多谢兰香!

  【剪影中,孙吹灭烛火,剪影消逝。香入屋,推轮椅出。孙坐轮椅之上。】

  兰 香:瞧如许子,想是昨晚一夜未眠。如斯下去,身体若何受得了呢?

  孙 膑:孙膑能保残生,端赖你家将军互助,我只求速将家传兵书写与师兄,一尽传承,二报兄恩。

  兰 香:先生,莫非您就不想这奸人到底是谁,害得你如斯!定要冤怨相报才对呀!

  孙 膑:孙某现在身遭意外,虽可步行,怎耐难以奔驰沙场 有志难酬,即便知其奸人,又待若何?我想这「善恶到头终有报」。

  兰 香:唉!

  孙 膑:烦将文卷取出。

  兰 香:但愿先生早日完成,也就了却一桩心愿。

  孙 膑:我愿顷心助庞涓

  【香入内将翰墨纸取出,置于书案之上。又将孙推至案后,为之磨墨,孙静心写。】

  【有顷,沱、金入。沱敲门。】

  庞 沱:兰香!兰香在吗?

  兰 香:(开门)找我何事?

  庞 沱:军师找你有事。

  兰 香:(回首孙一眼,答沱)是!(香出,见金等在檐下。)

  兰 香:拜见金师爷。

  金 蓬:而已。那孙先生兵法写得怎样样啦?

  兰 香:日写夜写,都快写完了呢!

  金 蓬:哦?

  【沱取酒上。】

  金 蓬:兰香,这壶琼浆是上将军犒赏孙先生用的。等他写好兵法之后,让他饮下,一切就完成了。

  兰 香:(接酒)是啦!(回身欲入)

  金 蓬:慢着!此酒不比寻常,乃是庆功美酒。必得在事成之后,方能让他饮下。兵法一刻未竟,此酒一刻不饮。工作办好之后,将军大大有赏。若是办坏了嘛——。(不怀好意地)明日清晨我来等回音。

  【香惊疑,将酒捧回室内,置于茶几之上。心觉不当,乃又回身出门,意欲诘问两句。不意刚一开门,便听得——】

  【庞在香捧酒回屋时上。】

  金 蓬:恭喜上将军,贺喜上将军!将军的大业,即将乐成啦!

  庞 涓:哦?兵法怎样样了?

  金 蓬:眼看就要成功。

  庞 涓:那酒呢?

  金 蓬::已然交待好了。等孙膑将那兵法写毕,酒一下肚,不消半个时辰,他就一命呜呼了,上将军您也就如愿以偿啦!这真是「笑中藏芒刃,仙人不知情。」(或「笑中藏钢刀,仙人都不晓。」)

  庞 涓:哈哈哈哈!

  孙膑哪!莫怨无义当怨命,事到现在不容情。

  (对金)你且随我上殿议事,稍时孙膑断气之时___也好在圣驾面前,以表洁白。

  【兰香至此已由惊至怕,不敢举步出门,只得躲在门后,边听边看到孙膑起劲地写。】

  【庞、金下。乐起。】

  【香惊立就地,看看酒,又望着振笔疾书之孙,顿感好天轰隆。】

  兰 香:(唱)闻言恰似轰隆震, 只觉天昏地沉沉。

  莫道蜂毒蛇蝎狠, 这世上人嫉、嫉人、他比毒蛇狠十分。(看孙,上前欲劝阻。)

  孙 膑:此时我无暇与你讲话呀!

  兰 香:(唱) 你只道竭尽诚恳心自穏, 安知那贪婪之欲可杀人?

  (阻孙继续写。)

  孙 膑:哎呀呀,你这是何意呀?——

  孙 膑:好____【孙将兵法一蹴而就。举之观阅,一片高兴。】

  兰 香:(唱)诚心之语我诉尽,然燃眉之急他情难明。

  实无法我将这断肠酒来饮(饮下)——(孙惊讶)

  只为能救心上人

  孙 膑:兰香 你这是何意呀

  兰 香:(密意白)先生 这酒我若不饮 恐先生仍执迷不信 我的好先生——啊

  (唱)恕我临终真情诉 密意词组脱口出

  我敬你才高仁义重 我爱你傲节气不俗

  原想终身相伴护 甜美如饴梦中舒

  无缘自叹命ㄦ苦 先生啊快醒悟 庞涓面慈心狠独

  [白] 嫉心薄情义,无义虎狼心。先生可曾想过谁人能熟你笔迹?又谁人能知你宿行?午门刀下召回令,您胸中兵书是救星啊!先生——这兵法__ 这腿___这酒____先生____

  (唱)兰香此去心无憾,

  望先生快逃生 记下兰香我的名—(痛倒地死) 孙 膑:兰香! 孙 膑:(自桌后扑出,爬至香身边。激怒)兰香,兰香—— (唱)老天爷杀人不眨眼, 此日理安在人心寒

  只怨我痴心未解情中谏 枉你含屈饮恨赴鬼域

  我哭 哭一声痴恋人的苦

  我怨 怨一声无情的这世间——

  [白] 人心难测______难测的邪恶

  (唱) 无义人 他比那蛇蝎还狠

  实难想 手足情 淡如烟云

  害我身残志难展

  百般悔 万重恨 心不甘

  天旋地转心烦乱______[击柝声 静下]

  猛然想起师尊言

  [画外音鬼古子_____临难毋丧胆 忍字要当先

  若逢绝死路 假痴心不癫}

  [念] 谋事在孙膑 这成事在苍天

  [孙甩冒 脱衣 抓脸 坐在兰香旁]

  【金与家丁二人进屋,见状,大惊。】

  金总管:啊,孙先生您这是怎样了?

  孙 膑:你们不要喧哗,兰香她睡着了——

  【家丁上步看。】

  家 丁:啊!兰香她死了!

  金 蓬:(大惊,语气变软)孙先生,你的兵法写完了吗?

  孙 膑:兵法,快快拿将过来,我还要写——

  【家丁忙将书笔拿来交与孙,孙欲写,又止,将笔交家丁。】

  孙 膑:来来来,你来写。

  家 丁:什么?我写?我要能写还留着你干什么?

  孙 膑:你不写,你不是好人!(对金)你来写。

  金 蓬:孙先生,我看您仍是快写吧,上将军还等着给您庆功呢!(示意意家丁去请庞)

  【家丁下。】

  孙 膑:哦!上将军要与我庆功——(看香,密意地)我无功之有,我有罪。我活该,我活该….(哭)

  金总管:孙先生,您这是怎样了?您快将兵法给我,也好回禀上将军哪!

  孙 膑:乱说!这兵法我要亲手交与上将军,你要它做甚?混帐!什么工具!

  【庞与家丁上,进门,盯住孙。】

  庞 涓:师弟,你因何这等容貌?

  【孙盯住庞,似不了解。上下端详——】

  孙 膑:你是何人?竟敢如斯对孙老爷讲话?

  庞 涓:我是你的师兄庞涓哪!

  孙 膑:你是庞涓(抓住庞领),哈哈哈哈!(笑声由慢转快,由笑转哭)你不是庞涓。我那师兄庞涓他走了,他死了。

  庞 涓:不要再胡言乱语,将兵法拿来我看!

  孙 膑:哦,你本来为此!想这兵法乃是我受尽千辛万苦为我那师兄庞涓所写,以表一片真情。不想我那师兄已然离去,留下孙膑在此刻苦。现在你们这些人面兽心的混帐工具,竟敢在此冒我师兄之名,篡夺兵法。倘若这兵法被你们骗去,叫我怎能对得起那留我在野、辅我仕进、救我人命、助我生还、情深义厚的师兄庞涓!

  【随手将兵法拆开,扔进火盆。众惊。】

  庞 涓:孙膑!莫非你疯了不成?

  孙 膑:哈哈!哪个疯了?我若疯了,就认不得你了。

  【庞将酒拿起,到孙旁试探。】

  庞 涓:你可知这苦酒的厉害(指香)?

  孙 膑:我生平喜的就是苦酒。

  庞 涓:你可敢饮?

  孙 膑:我口渴得很(伸手拿过要饮,被庞止住)。

  庞 涓:孙膑,你将兵法写出,我放你离去。

  孙 膑:等我师兄到来,定将献上。

  庞 涓:你写是不写?

  孙 膑:我要吃酒(欲抢酒)。

  庞 涓:孙膑[出剑]我要杀了你___

  孙 膑: 你不敢 ____我友有护身之符 阿谁敢杀我 师兄拯救啊_

  庞 涓: 其情可恼!(将孙推开。)

  金 蓬:将军,这孙膑要真是疯了,可如之奈何?

  庞 涓:真假难分辩,不见兵法心不甘。

  金 蓬:我看不如设下一计,[私语]

  庞 涓:嗯。马到崖前无路转,心狠方能事成全。照计而行!

  【光分照庞与孙,光灭。】

  第七场:金蝉脱壳

  【幕前戏。二人作挑担买卖状,分由左、右上场,汇合。】

  甲 :怎样样?你找着了孙先生没有?

  乙 :没看见哪!真要命啊!

  甲 :要命的是我感觉咱俩反被跟踪啦!大街冷巷鬼头鬼脑地,仿佛是什么征信社的!

  乙 :真的?看来咱俩得小心了。按照商定打算,分头进行!

  甲 :是啦!(边下)卖油—麻油,葵花油,色拉油,清香油!

  乙 :(下)卖刀—菜刀,柴刀,剪发刀,刮胡刀,还有屠刀一把!

  【二人下。】

  【丙、丁二人上,做『远来客商』状。二人使个眼色,做个脸色,分头进行去了。】

  【幕起。秋夜空街,一弯石桥。明月高挂,蓝空夜冷,几点孤星。孙膑做疯人服装,衣衫破烂,形销骨立,独坐陌头,仰望天空,感伤尘凡。足边躺着空瓶、空杯,剩菜残羹。夜风吹来,不觉有些寒冷。二击柝人边打边走,做冷状。『啊,好冷啊!』】

  孙 膑:(唱)悲戚戚,孤零零,孤零零南柯梦醒。

  数年光景 蓦回顾,风雨生平。

  人事浇漓皆看尽,

  情义如烟随风行。

  【凉风吹来,孙又饥又寒。丙、丁入,侧观孙良久,决定接近。】

  丙 :这位爷…,您敢莫是孙膑先生吗?

  【孙装疯不睬。】

  丁 :孙先生,您…

  孙 膑:啊!阿谁姓孙?

  【孙概况不动声色,实而心内一喜。】

  丁 :您不就姓孙吗?

  孙 膑:哦!我姓孙?唉,姓孙欠好。

  丙 :眼看您就要好了,告诉您,我们是齐国田忌将军派来接您的。

  【孙一楞。】

  丁 :可不是吗,孙先生您吃了苦了。这小我面兽心的庞涓,真是利令智昏!日后定当有所报应〈孙未理〉!孙先生,您措辞呀!…措辞呀!…您却是措辞呀!…

  【孙虎将丁手抓住,二人吓一跳。】

  丙 :(及时将匕首掏出)干什么?

  丁 :(以手势要丙收回匕首,又装做无事)孙先生,您这是…

  孙 膑:你要杀人,你是凶手!

  丁 :您歇会儿吧!又哪来的凶手了?我看您是真疯啰。有你都雅的!

  【庞、金上。】

  丙、丁:拜见上将军。

  庞 涓:孙膑怎样样了?

  丁 :乱说八道。

  【庞挥手,二人下。】

  庞 涓:孙膑,你可好哇?

  【孙拿起身边酒壶、杯,不睬而饮。】

  孙 膑:琼浆月下饮,解愁愁更新。不要害我_____

  庞 涓:劝君随运转,月无日日明。逆我而亡_____

  孙 膑:旧事成一梦,古月空照今。我不要死___我不要死呀_______

  庞 涓:呀!(唱)他兀坐月下酒自饮,似真似假难分清。

  孙 膑:(唱)见我疯颠贰心不定,似假似真辨不明。

  庞 涓:(走向孙唱)这世上得失皆必定,莫与强者来相争。

  孙 膑:(泰然自若唱)无求终身无所怨,求多至死目不暝。

  庞 涓:(唱)看他气定神光冷,若错一着患不轻。

  孙 膑: 冤有头 福有命 天宽地阔有神灵

  庞 涓: 功名禄 强者赢 到手何虑留骂名

  (白)孙膑!

  (对孙唱)我今对你且言定,兵法献上放你行。

  倘若三日无消息,休怪庞涓且无情。

  (白)军师,三日后若无兵法,提头来见!(低声对金说)今夜差人将他双腿打断 即使是假也叫他难出边关(下。)

  金 蓬:是!(回头对孙)姓孙的,不管你是真听见仍是假听见,真没听见仍是假没听见,归正你本人看着办吧!(对二家丁)你们好生侍候着孙先生。

  二家丁:是!

  【三人下。】

  【孙回身看世人下,激怒,百感交集。】

  孙 膑:(唱)心抖颤,强难掩 气往上撞_____

  旧日情义深,今朝存亡场,

  同人同面变了心肠 梦碎气丧 刀刺我胸膛。

  遥望着云山岭心驰神往,

  师傅啊,似感觉,犹在身旁。

  师嘱语 细丁宁铭刻心上,

  却为何我不敌这眛心、奸滑、人面兽心肠?

  探师兄我欲把那忠心禀上,

  江山转情义迁竟遭---竟遭冷箭伤。

  可怜小兰香密意为我亡

  此日理何昭彰?天理何昭彰

  行有止恶当报 怎容奸邪灭善良?

  即使我陷孤零无处往,

  堪叹你良心丧 梦难圆 不安宁

  定叫你痴心成妄想

  称甚么豪杰逞何强

  称何豪杰逞何强

  俯仰漫空心激荡 谋计暗隐渡沉仓!

  【甲、乙上,见孙。】

  甲 :孙先生——

  【看孙,二人点头。】

  乙 :孙先生且莫多言,随我走!

  【甲拿下孙衣,披上,斜倚桥栏,背台而坐。乙背起孙下。】

  【二家丁上,见甲倚在石上睡觉。】

  家丁甲:他却是睡得挺香的,也歇会去吧!

  家丁乙:歇会去吧!

  【二人下。甲起,翻下。兵丁上找孙】

  家丁甲:[内]有人跳水了![手拿孙衣服上] 孙膑跳水了 这是他的衣服

  兵 丁:啊,是孙膑!大要是让上将军给吓的,赶紧报与上将军晓得!

  【光灭。】本回覆由提问者保举已赞过已踩过你对这个回覆的评价是?评论收起

  采纳数:3获赞数:22LV3

  擅长:暂不决制

  展开全数台湾民间京剧集体,创立于1997年,系由财团法人辜公亮文教基金会支撑成立,目前由出名老生演员李宝春担任团长。每年固定推出春、秋两档京剧作品。

  和信企业集团已故前任董事长辜振甫,身世台湾日治期间世家辜家,生平爱好京剧,偶亦粉墨豋场,为台湾出名票友,擅长《空城计》等老生戏。成立辜公亮文教基金会后,1992年成立京剧小组,由长女辜怀群、老生演员李宝春规划推广京剧,按期于国表里表演。

  目前成员次要由国立台湾戏曲学校结业,并与大陆京剧演员合作表演。

  《孙膑与庞涓》

  论述孙、庞两人辞别师父鬼谷子分道扬镳后,目睹孙膑锋芒毕露,名利熏心的庞涓不吝煮豆燃箕,让孙膑被害成残,装聋作哑才得以活命脱逃。最终在马陵道两军对决,庞涓入彀,孙膑大仇得报。为扮演嫉贤妒能的庞涓,杨燕毅除铜锤花脸外,也用上一些架子花脸的唱念作表,并且脸谱以肉色为底,画上代表奸滑、剽悍性格的黄眉,表现庞涓性格残暴的一面。已赞过已踩过你对这个回覆的评价是?评论收起

  展开全数idont know已赞过已踩过你对这个回覆的评价是?评论收起

  展开全数能够到有500G免费戏曲材料下载的学知网找找看,也许有:

  │ 周信芳 一捧雪.mp3

  │ 周信芳 乌龙院.mp3

  │ 周信芳 四进士(三公堂).mp3

  │ 周信芳 四进士(二公堂).mp3

  │ 周信芳 四进士(头公堂).mp3

  │ 周信芳 四进士(读状).mp3

  │ 周信芳 审头刺汤.mp3

  │ 周信芳 打侄上坟.mp3

  │ 徐孟珂 秘诀寺.mp3

  │ 朱世慧 秘诀众生相.mp3

  │ 朱世慧 膏药章.mp3

  │ 李少春 野猪林(白虎节堂).mp3

  │ 欧阳中石 四进士.mp3

  │ 欧阳中石 群英会.mp3

  │ 荷花女 常宝堃 常连安 赵佩茹 打面缸.mp3

  │ 袁世海 张学津 青梅煮酒论豪杰.mp3

  │ 言菊朋 审潘洪.mp3

  │ 谭富英 张君秋 桑园会.mp3

  │ 郝寿臣 杨小楼 连环套(对白1).mp3

  │ 郝寿臣 杨小楼 连环套(对白2).mp3

  │ 马富禄 筱翠花 打刀.mp3

  │ 马连良 三字经(说经).mp3

  │ 马连良 周和桐 李多奎 谭富英 甘露寺(相亲).mp3

  │ 马连良 审头刺汤.mp3

  │ 马连良 谭富英 十道本.mp3

  │ 马连良 陈盛泰 甘露寺.mp3

  │ 刘东利 高之荣 俞良 钓金龟(叫张义我的儿听娘教训) .mp3

  │ 李世济 李海燕 刘桂娟 锁麟囊(春秋亭外风雨暴).mp3

  │ 李海燕 李佩红 锁麟囊(耳听得悲声惨心中如捣).mp3

  │ 杨宝森 奚啸伯 马连良 谭富英 李和曾 空城计(我正在城楼观山景).mp3

  │ 梅兰芳 尚小云 荀慧生 程砚秋 四五花洞(忍不住潘弓足怒恼眉梢).mp3

  │ 王艳 张彗芳 穆桂英挂帅(猛听得旌鼓响画角声震).mp3

  │ 穆宇 陆地园 珠帘寨(旧日有个三大贤).mp3

  │ 袁慧琴 康静 翟墨 打龙袍(龙车凤辇进皇城).mp3

  │ 谭元寿 谭孝增 谭正岩 定军山(师爷说线

  │ 赵秀君 王蓉蓉 望江亭(只说是杨衙内又来搅乱).mp3

  │ 赵群 姜亦珊 诗文会(说什么).mp3

  │ 马长礼 辛宝达 言兴朋 耿其昌 甘露寺(劝千岁杀字休出口)A.mp3

  │ 马长礼 辛宝达 言兴朋 耿其昌 甘露寺(劝千岁杀字休出口)B.mp3

  ├—4票友· 少儿

  │ 刘小源(4岁票友) 野猪林(大雪飘扑人面).mp3

  │ 史玉洁 望儿楼(窦太真在昭阳自思自想).mp3

  │ 崔迎春 遇皇后(想昔时在皇宫多么安好).mp3

  │ 张昕 龙凤呈祥(旧日梁鸿配孟光).mp3

  │ 杨至芳 别宫祭江(英灵垂鉴未亡人).mp3

  │ 江汁(票友) 锁麟囊(一顷刻把前情俱已昧尽).mp3

  │ 沈文莉 岳母刺字(叫鹏举站草堂听娘言讲).mp3

  │ 潘敏侠(票友) 追韩信(是三生有幸).mp3

  │ 王文端(9岁) 洪羊洞(为国度哪何曾半日闲空).mp3

  │ 王文端(9岁) 辕门斩子 (昨日里斩八将头挂营外).mp3

  │ 苏从发(票友) 罗成叫关(十指连肉痛煞了人).mp3

  │ 蒋斯元(少儿票友) 甘露寺(劝千岁杀字休出口).mp3

  │ 薛莉荃(票友) 战北原(我本是卧龙岗一道家).mp3

  │ 赵道英 碧波仙子(跃寒潭冲银雾忙把岸上).mp3

  │ 郁露(票友) 搜孤救孤(白虎大堂奉了命).mp3

  │ 郝起桢(票友) 锁五龙(呼吁一声绑帐外).mp3

  │ 郭玲玲 西厢记(先只说迎张郎娘把诺言来践).mp3

  │ 郭瑶瑶 董源 目莲救母(刘清提在国都满身颤抖).mp3

  │ 顾丽娜(票友) 目莲救母(刘清提在国都满身哆嗦).mp3

  │ 让徐州(未开言不由人珠泪滚滚).mp3

  │ 于魁智 三家店(将身儿来至在大街口).mp3

  │ 于魁智 上露台(姚皇兄休得要告职归林).mp3

  │ 于魁智 上露台(王离了龙书案好言奉敬).mp3

  │ 于魁智 上露台(金钟响玉兔催王登九重).mp3

  │ 于魁智 乌盆记(不曾开言泪满腮).mp3

  │ 于魁智 乌盆记(老丈不必胆怕惊).mp3

  │ 于魁智 伐鼓骂曹(丞相委用恩非小).mp3

  │ 于魁智 伐鼓骂曹(生平志气运未通).mp3

  │ 于魁智 伐鼓骂曹(谗臣当道谋汉朝).mp3

  │ 于魁智 夜审潘洪(八千岁做了主斗胆鞠问).mp3

  │ 于魁智 大保国(臣不奏前三皇儿女五帝).mp3

  │ 于魁智 失街亭(两国比武龙虎斗).mp3

  │ 于魁智 失街亭(先帝爷白帝城丁宁就).mp3

  │ 于魁智 弹剑记(孟尝君盖世英才称贤相).mp3

  │ 于魁智 弹剑记(崎岖潦倒江湖十五载).mp3

  │ 于魁智 战樊城(一封手札到樊城).mp3

  │ 于魁智 打渔杀家(昨夜晚吃酒醉和衣而卧).mp3

  │ 于魁智 打金砖(姚皇兄休得要告退归林).mp3

  │ 于魁智 打金砖(金钟响玉兔催王登九重).mp3

  │ 于魁智 捉放曹(一轮明月照窗下).mp3

  │ 于魁智 捉放曹(休道我言语多必有奸滑).mp3

  │ 于魁智 捉放曹(听他言吓得我心惊胆怕).mp3

  │ 于魁智 搜孤救孤(在白虎大堂奉了命)A.mp3

  │ 于魁智 搜孤救孤(在白虎大堂奉了命)B.mp3

  │ 于魁智 搜孤救孤(娘子不必太烈性).mp3

  │ 于魁智 文昭关(一轮明月照窗前).mp3

  │ 于魁智 文昭关(伍员在头上换儒巾).mp3

  │ 于魁智 文昭关(伍员顿时肝火冲).mp3

  │ 于魁智 文昭关(但愿过得昭关险).mp3

  │ 于魁智 文昭关(冤仇未报容颜变).mp3

  │ 于魁智 文昭关(传闻吴国路欠亨).mp3

  │ 于魁智 文昭关(心中有事难合眼).mp3

  │ 于魁智 文昭关(恨平王无道乱楚宫).mp3

  │ 于魁智 文昭关(过了一天又一天).mp3

  │ 于魁智 文昭关(刚才昏黄将合眼).mp3

  │ 于魁智 斩马谡(恨马谡失街亭令人可恨).mp3

  │ 于魁智 斩马谡(我哭、哭一声马将军).mp3

  │ 于魁智 斩马谡(火在心头难消恨).mp3

  │ 于魁智 斩马谡(算就汉室三分鼎).mp3

  │ 于魁智 斩马谡(见马谡只哭得珠泪洒).mp3

  │ 于魁智 李陵碑(可怜我一家人无有下梢).mp3

  │ 于魁智 李陵碑(叹杨家秉忠心大宋扶保).mp3

  │ 于魁智 李陵碑(昔时保驾五台山).mp3

  │ 于魁智 李陵碑(恨石虎把我的战马绞倒).mp3

  │ 于魁智 李陵碑(我刚刚昏黄将养静).mp3

  │ 于魁智 李陵碑(猛昂首只见七郎娇生).mp3

  │ 于魁智 李陵碑(老丈说线

  │ 于魁智 李陵碑(见娇儿上了马能行).mp3

  │ 于魁智 李陵碑(金乌坠玉兔升黄昏时候).mp3

  │ 于魁智 杨家将 (自盘古哪有君与臣带马).mp3

  │ 于魁智 杨家将(来在衙前下金蹬).mp3

  │ 于魁智 桑园寄子(叹兄弟遭倒霉一旦丧命).mp3

  │ 于魁智 法场换子(恨薛刚小奴才不如禽兽).mp3

  │ 于魁智 洪洋洞(为国度哪何曾半日闲空).mp3

  │ 于魁智 洪羊洞(自那日朝罢归身染沉痾).mp3

  │ 于魁智 浣纱记(一见浣纱女子投江河).mp3

  │ 于魁智 浣纱记(多谢娘行周济我).mp3

  │ 于魁智 浣纱记(不曾开言我的心忧伤).mp3

  │ 于魁智 浣纱记(好汉打马奔吴国).mp3

  │ 于魁智 清官册(一轮明月早东升).mp3

  │ 于魁智 清官册(接过了夫人酒一樽).mp3

  │ 于魁智 清官册(朝臣待漏五更冷).mp3

  │ 于魁智 清官册(马蹄踏遍路旁草).mp3

  │ 于魁智 满江红(割地输金作儿臣).mp3

  │ 于魁智 满江红(十年待雪靖康恨).mp3

  │ 于魁智 满江红(发上指冠).mp3

  │ 于魁智 满江红(误国金牌十二道)A.mp3

  │ 于魁智 满江红(误国金牌十二道)B.mp3

  │ 于魁智 珠帘寨(旧日有个三大贤).mp3

  │ 于魁智 甘露寺(劝千岁杀字休出口).mP3

  │ 于魁智 空城计(人道司马善用兵).mp3

  │ 于魁智 空城计(恨马谡失街亭令人可恨).mp3

  │ 于魁智 空城计(我本是卧龙岗散淡的人).mp3

  │ 于魁智 空城计(我正在城楼观山景).mp3

  │ 于魁智 空城计(我用兵数十年从来隆重).mp3

  │ 于魁智 芦中人(多蒙老丈渡江河).mp3

  │ 于魁智 马鞍山(老眼昏花路难行).mp3

  │ 于魁智 鱼藏剑(含悲忍泪叫贤弟).mp3

  │ 于魁智 鱼藏剑(传闻一声唤子胥).mp3

  │ 于魁智 鱼藏剑(姜子牙无事隐钓溪).mp3

  │ 于魁智 鱼藏剑(子胥阀阅门楣第).mp3

  │ 于魁智 鱼藏剑(孝义双全人敬重).mp3

  │ 于魁智 鱼藏剑(富贵穷通不由己).mp3

  │ 于魁智 鱼藏剑(平王无道乱楚邦).mp3

  │ 于魁智 鱼藏剑(正在陌头把饭乞).mp3

  │ 于魁智 鱼藏剑(行过东来又转西).mp3

  │ 于魁智 鱼藏剑(辞别千岁奉聘礼).mp3

  为什么“斯拉夫”的兄弟们会渐行渐远?

  武则天为何最终选择“还政于唐”?

  真像残酷,为什么动物会不想生孩子?

  奥数≠数学进修!“全民奥数”为了啥?

  协助更多人

  小我、企业类侵权赞扬

  违法无害消息,请鄙人方选择后提交

  我们会通过动静、邮箱等体例尽快将举报成果通知您。

  您的帐号形态一般

  感激您对我们的支撑

(编辑:admin)
http://phuketpostjob.com/dysj/71/